冷翼@文渣要翻身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头像出自《打工吧!魔王大人》
魔勇赛高!

※题目瞎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后面肯定会出现狗子的

      “我说,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奴婢哎,奴婢,别老是一副很高贵冷艳的样子好吗?明明只是个奴婢而已,给我拿出点下人的样子啊!哟,怎么着,还敢瞪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门前的灯笼下,一个女孩正在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用板子打着,明明是连男人都受不了的疼痛,这个女孩却一言不发,摇摇晃晃的光映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
      在明亮的走廊里,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坐在椅子上对着那个女孩咬牙切齿,“明明是个奴婢而已,凭什么,凭什么会得到哥哥的另眼相待,她到底哪点好了,整天冷着一张脸,当初要不是我们买下了她,她早就饿死街头了,不知感恩的东西。”
      女孩呆呆地看着地面,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任由板子抡起,落下,一次又一次。
      “怪物,她还是人吗,都感觉不到疼吗,停手,不打了,连叫唤都不带叫唤一声的,真没意思,把她扔野外喂狼吧。”华服女子好像厌倦了这样的场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了女孩一眼后便回了房间。
哐啷一下,两个男人扔下了手里的板子,把女孩从地上拽了起来,拖到附近的林子里。
      女孩不声不响,一直任由他们拖着,衣服经过一路的烟尘清洗已不成样子,破破烂烂的衣服下若隐若现的美腿使那两人按捺不住心中的饥渴。
      “反正她都是要死的,不如死之前让咱们兄弟两开心开心。”簌簌的声音和落地的衣服象征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女孩早已不成样子的衣服被大力撕扯着,一片片的碎布随风飘落,除了被硬物入侵时女孩皱了一下眉外,再无任何反应。
      “小姐说的没错,这女孩就是怪物,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身体还凉的要死,你说我们不会是艹了鬼吧。”一男人慢慢穿着衣服,看着地上面无表情的女孩,不禁打了冷颤。
      “别自己吓自己,她还有呼吸呢,不可能是鬼,不过这家伙是够诡异的,听说她让大少爷入了魔,天天闹着要娶她,小姐可是最喜欢大少爷了,怪不得要弄死这丫头。”另一个男人看了一眼女孩空洞的眼睛,刚才的冲动瞬间下去了,全身起了凉意,拉着同伴急匆匆的走了。

追寻


      那天,封银沙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从卫生间的小窗望向空荡荡的客厅才发觉,黑香菱不见了。
      封银沙当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当她去买早餐了。两个小时后,香菱还没回来,封银沙开始慌了,他试着通过仙子契约联系香菱,却毫无回音。封银沙第一次有了无力感,哪怕之前被欺负,取笑时都没有这种感觉,封银沙突然发现,香菱在他心里的分量,好像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在封银沙焦躁不安的踱步中,指针跟着走动又回了原地,但是香菱依旧不见踪影。封银沙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于是收拾东西出门,那巨大的声响使得封银沙更加烦躁。
      “香菱失踪了,我求你帮我找到她,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辛灵惊讶的看着这个在她面前低头的少年,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为香菱有一个能为她低头,担心她,爱护她的主人而高兴,但这笑容注定维持不了多久。
      辛灵开始忧虑起来,香菱的生命气息很弱,弱到下一秒就可能消失,“她失踪多久了?”
      “三个小时……或者更久。”虽然封银沙极力掩饰,但话里的停顿和颤音还是让辛灵察觉到了面前这个少年的焦虑和自责。
      “有用仙子契约找过吗?”辛灵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着话,害怕不小心刺激到封银沙。
      “找过,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我才担心她出事了!说到底,还是我对她不够关心,不够在意,明明我应该保护她的……”封银沙越说越激动,所表达出来的是满满的自责和懊悔,说到最后仿佛想起了什么,神情黯淡,愣愣的看着地面。
      辛灵看着这样的封银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便拔下头上的簪子,“我把契约书借你,你再找一遍。”
      “嗯”
      店内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契约书快速翻页的声音。随着翻页的速度越来越快,店内的魔力都集中在了契约书上,它在封银沙手上发着淡淡的光,在略昏暗的小店里,这光如月亮般格外耀眼。
      封银沙集中精神寻找香菱的气息,确定她不在这个城市后居然将感知范围扩散到了全国,并且还在不断延伸着。
      光凭封银沙的力量是做不到这么大规模的感知的,如果不是依靠契约书的力量,封银沙可能会当场死亡,即使有契约书的辅助,封银沙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快点,快点找到啊!】封银沙在心里这样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找不到你啊?】封银沙的意识在渐渐消散,仿佛随时会晕倒在地。
      “主人,主人是你吗?。”
      【香菱!终于找到你了啊。】封银沙在意识消散前,拼尽全力的记住了那个地方。

《明星面对面》黑香菱专访


    主持人:欢迎来到《缤纷中国·明星面对面》,我是主持人柯娜。
    (鼓掌)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一个刚出道三年的女孩子,她声如天籁,演技高超,是很多人的女神和知心姐姐,下面我们掌声有请——黑香菱!
    【黑香菱, “Flower”组合成员,歌手,演员,两栖艺人。
代表作
音乐作品《罗密欧与我》《绽放》
影视作品《我和他有个约定》《异界》《那年盛夏》】
    (掌声热烈)
    黑香菱:谢谢,谢谢大家
    主持人:欢迎香菱,来,这边坐
    黑香菱:柯姐好
    主持人:我说香菱啊,请你一次可真不容易,四月份往你们公司的的邀请,你的姐妹们可都来过啦,就你,现在才来,怎么?看不起我们这小节目。
    黑香菱:柯姐您说笑了,我这不是在忙着拍戏吗?这一拍完戏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节目虽小五脏俱全,哪敢看不起呀。
    主持人:得,合着还是嫌我们这节目小,那感情好啊,来,大家收工了啊,大明星嫌我们这节目小呢,让大明星看看,小节目也有小节目的骨气。
    黑香菱:哎,别介,柯姐您还真走啊,来,坐坐坐,我这不是开玩笑呢嘛,柯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这小丫头一般见识。
    主持人:真是败给你了,那行,不开玩笑了,咱们还是进入采访环节吧,看过我们节目吧,抽卡还是转盘?
    黑香菱:当然看过,柯姐的节目哪敢不看,嗯,就转盘吧,我觉得转盘挺好玩儿的。
    主持人:OK,来人上转盘。
    (转盘被工作人员推上台)
    【真言转盘:转盘共2面,一面12个问题,共24个问题,嘉宾须转动转盘,使指针落到转盘某一格子,嘉宾必须选择格子正反两个问题中的一个作答,不可pass】
    主持人:你是自己转呢,还是我帮你转呢?
    黑香菱:我自己来吧
    (灯光对准转盘,转盘转动)
    主持人:嗯,财产问题和人际交往问题,香菱你选哪个?
    黑香菱:人际交往。
    主持人:众所周知“Flower”中的各位关系非常好,那么你们有没有吵过架或者组合中某人和某人闹掰过呢?
    黑香菱:吵架倒是吵过,不过闹掰这种事情是真没有发生过。我们有的时候会因为,嗯,一些理念上的不同而吵架吧,就比如说服装这件事情吧,孔雀呢,喜欢华丽一点的,然后亮彩她更喜欢可爱活泼一点的,罗丽就特别偏爱长裙,每次穿短裙,我们都得劝她好久。
    主持人:那你呢?你有什么特别喜欢或者特别不能接受的服装吗?
    黑香菱:我和茉莉是觉得穿什么都无所谓啦。就是每次她们一因为这个吵起来,我就劝架劝到心累,完全不能理解,穿什么衣服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吵的。
    主持人:她们经常因为这个吵吗?
    黑香菱:倒也不是经常,我们几个选的衣服风格大多数时候还是挺相似的,就是偶尔吧,有些特别主题的那种专辑,因为个人对主题的理解不同,选的衣服风格也不同,然后就会吵起来。一般这种时候都是经纪人和服装设计师出面拍板敲定衣服的,毕竟是boss嘛,不情愿也得听啊。
    主持人:也是,那除了这种服装的事情以外,还会因为别的而吵架吗?
    黑香菱:嗯……外出巡演时的房间分配啊,好吃的食物啊,看哪场电影啊之类的。
    主持人:还真是什么都能吵起来啊。
    黑香菱:其实都是吵着玩的,最后一般都会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
    主持人:好随便啊。
    黑香菱:这样比较公平嘛。
    主持人:那么这个问题就到此结束。下一个问题将由观众投票得出,一分钟的投票时间,下面请大家拿起手中的投票器,投出你们最想问的问题吧。3……2……1,投票开始。
    主持人:目前票数最多的是情感问题和事业问题,投票通道即将关闭,还没有投票的不要再犹豫了,赶紧投吧。
    【时间到,投票通道关闭】
    主持人: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大屏上情感问题以20票的领先获得胜利。第二个问题是——情感问题!
    主持人:香菱我要问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黑香菱:关于银沙的?
    主持人:你和封银沙恋情公布的头条可在微博上挂了半个多月啊,影响何其之大,两方都天天有粉丝在微博上哭。
    黑香菱:我和银沙都没想到他们会有那么大反应。
    主持人:一定吓了一大跳吧。
    黑香菱:是啊,幸好最后得到了他们的祝福,因为香包们和银沙对我都非常重要,香包们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让我变得越来越好。银沙呢,则是能和我一起互相鼓励,互相进步,是能陪我走完余生的人。
    主持人:网传你们是拍摄《那年盛夏》的时候在一起的,这是真的吗?
    黑香菱:还要再早一点,是在,那个,拍摄《我和他有个约定》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主持人:你们谁先表白的?
    黑香菱:是银沙先表白的,嗯……在我生日那天,和组里的人一起庆祝完以后,银沙说要给我一个很特别的礼物,要带我去拿,我拿完礼物以后他就跟我告白了。
    主持人:是什么礼物?
    黑香菱:嗯,就是商场里的存包的箱子你知道吗,他给了我一堆密码纸,我一个个的开箱子,最后开完组成了一个心形。
    主持人:就只有一个心形?
    黑香菱:不是,箱子里有礼物,每个都有,每个我都特别喜欢。
    主持人:那还真是浪漫啊。
    主持人: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和封银沙是青梅竹马,能讲讲你们初遇时的故事吗?
    黑香菱: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银沙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吧。
    主持人:那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吗?一见钟情?
    黑香菱:嗯……那时候还太小,我也说不清楚我对他是什么感情,也许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日久生情。
    主持人:封银沙说你们互相救赎了彼此是怎么一回事,能说一下吗?
    黑香菱:可以。我是有先天缺陷的,嗯,你知道兔唇吗?
    主持人:听说过,那你那个时候一定很辛苦吧。
    黑香菱:恩,我那时候挺自卑的,女孩子嘛本来就在意外表,周围还有很多人取笑我,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就开始逃课,爸妈因为没有足够的钱给我做手术这件事情一直很内疚,所以也就没强迫我去上学还给我办理了休学。
    主持人:那你和封银沙是在逃课的时候认识的吗?
    黑香菱:不是,是在医院里。
    主持人:你去看病的时候?
    黑香菱:是,后来家里有钱了,爸妈就带我去医院看病。因为我做手术的时间比较晚了,所以就需要做些调理呀,准备呀什么的,一周要去一次医院,我是在医院的花园里遇到他的。
    主持人:封银沙他有什么病吗?
    黑香菱:嗯,他……眼睛有点儿毛病。
    主持人:那现在?
    黑香菱:当然是已经好了毕竟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心脏都能换了,换个眼角膜更不成事。
    主持人:你和封银沙初遇的经过能具体说说吗?
    黑香菱:我就是,小时候比较好玩儿嘛,跑到花园里去玩,然后就遇到了银沙,那个时候他眼睛看不见,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着走。我奇怪他为什么要和老爷爷,老奶奶一样坐在轮椅上,看护士姐姐走了,就上去打招呼,他那时候脾气不太好,一直冲我吼,还把我推到在地上,他力气太大轮椅也一块翻了,我去扶他,他不让我扶,一直尝试自己起来,我一碰他,他就打我。
    主持人:后来呢?
    黑香菱:后来护士姐姐回来了,把银沙扶上轮椅推走了。我一路跟到他病房前,以后每周来医院都去找他聊天,他也就渐渐不吼我了,我做手术那阵还多亏了他鼓励我呢,要不然我还真没勇气上手术台。
    主持人:既然他那么吼你,你还为什么要找他聊天呢?
    黑香菱:看到他那个样子,像是看到了逃学时的自己,看所有人都不爽,觉得所有人都在取笑我。
    主持人:惺惺相惜?
    黑香菱:应该是吧,兔唇做一次手术是不会完全好的,因为嘴上的伤痕我还是经常被取笑,每次不开心了我就去找银沙抱怨,抱怨完后心情就好多了。
    主持人:虽然还想继续聊下去,不过看时间节目要结束了,最后一个问题,我想大家应该都很感兴趣,香菱你和封银沙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黑香菱:这个目前还没有考虑到那么远。
    主持人:那好吧,今天的《明星面对面》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收看,欢迎香菱下次再来。
    黑香菱:好的,有空一定会再来的,谢谢大家收看,再见。

宝石【6.8阿波罗生贺】

※今天看梦百官博才发现我错过了菠萝的生日。。。。我不管我不管,晚了也要发,哼!

宝石
      “这是?”他捏着下巴端详你手心里的红宝石胸针。
      “我……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你低着头,声音里带着一点害怕和一点期待。
      “抬起头来,别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你可是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我未来的王妃。”他用手禁锢着你的头,使你不得不直视他,那比你手中的红宝石还要美丽的眼睛,使你不禁看得入神。
      “不要随便露出这种毫无戒备的样子,”他一把揽住了你并顺势吻上了你的唇,“红宝石很漂亮,但是,你送我石榴石的话,我会更开心。”
      长久的缠绵中夹杂着轻微的娇喘,一吻过后他抱起你推开了大门,走进了那光怪陆离的舞会大厅。
      他站在高台上,居高面下的看着舞厅里的众人,“在今天这个日子,我有事情要宣布,下个月初,我将迎娶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这句话如一颗石子,掀起了层层涟漪,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却无一人敢大声喧哗。
      “诶?”你惊讶的看向他,“你之前没说过啊?”
      他低头看着你,嘴角的弧度显示着他的高兴,“这是回礼,不行吗,嗯?”

灭灵(舒言篇)


你愿意和我当新世界的亚当和夏娃吗?

希望之树降下圣光的时候,我可能有一丝开心吧,但是直到圣光降在她的头上我才真正的开心起来,可能在我心中觉得,有她相伴的余生才完美吧。

孔雀为了保护我们牺牲了,她很伤心,我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一向不擅长这种事情,除了手足无措的抱住她以外想不出什么别的法子了,明明再难的题我都能解开,却不知怎么止住她的眼泪。

好多人都死了,要不是有希望之树的庇佑吊着我和她的命,恐怕我们也早就死了,必须要将那些人甩掉,毕竟希望之树也不是万能的。

新仙境终于建好了,可是,偌大个土地却毫无人气,当年从仙境里逃出来的人只有我,思思,茉莉,齐娜,罗丽,封银沙,白光莹,水王子,冰公主和辛灵仙子活了下来,而封银沙在新仙境建好后也去了另一个世界陪黑香菱,这个结果可说是大家预料之中的吧,对于他的这个决定,我理解又不理解,他想去陪伴黑香菱的心情我懂,但是好好的活下去不也是一种爱与尊重吗?如果她死了,我可能会痛不欲生,孤独终老,但绝对不会随她赴死,我会连她的份一起好好活着。

灭灵(封银沙篇)


若你不在了我行尸走肉般的苟活于世又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为什么被希望之树选中的人是我,为什么能活下来的是我。

死了,大家都死了,王默,建鹏,孔雀,亮彩,曼多拉,这场浩劫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香菱你为什么要那么傻,我早说过,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就是不能不在乎你,我明明只剩下你了,为什么,连你也离我而去了。

既然重建仙境是你的愿望,那我帮你实现,仙境恢复后我会去找你,等着我,香菱。

灭灵(黑香菱篇)


银沙你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希望之树选中的人是银沙,真是太好了。

当那些人拦住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我跑不了了。我死了,其实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只要银沙能活着只要他活着就好。

银沙回来救我的时候,我心里是开心的,但是,他不能死,他的身上担着拯救仙境的责任,我死了无所谓,他不能死。

终归我还是躲不过魂飞魄散的命运,孔雀,亮彩,我来找你们了。

命运♢陆♢

地点:河边
人物:黑香菱,孔雀
      黑香菱:我现在是废人一个,眼也瞎了,封郎也不要我了,活着就是个累赘。爹,娘,孩儿不孝,今世的养育之恩只能来世再报了。
   【香菱跳河,被孔雀看见】
      孔雀:香菱,香菱!
   【孔雀跳进河里救出香菱】
      孔雀:(咳嗽,看向香菱)咳咳,香菱你干嘛啊,不就是个男人嘛,至于吗你!
      黑香菱:(神色暗淡)孔雀你别管我了,让我死吧,我活着只会给爹娘添麻烦。
      孔雀:(生气)你!你想气死我是吗!眼瞎了又怎么了,又没说一定治不好,这么消极干什么!
      黑香菱:(苦笑)可是,大夫说。
      孔雀:(打断香菱的话)说什么说,那大夫又不是什么名医,他说的话不算,我去太医院给你找人,太医一定能治好你的眼睛。
      黑香菱:(苦笑)可是,太医哪会来给我这种小人物治病。
      孔雀:我说能就能,你也不想想我夫君是谁,这点面子太医还不至于不给。
      黑香菱:可是……
      孔雀:可是什么可是,回家。真是的,我衣服都湿透了,这可是羽阁限定款,我刚弄好的发型也坏了,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新造型吖,刚想去让你看看,结果就看见你在这跳河,吓死我了,还好我平时为了塑型有锻炼身体,不许再做这种蠢事了知道吗。
      黑香菱:……
      孔雀:回答呢?
      黑香菱:嗯,好,孔雀你别生气了,生气会长皱纹的。
      孔雀:还不是你害的。
                                 ——第六幕end

命运♢伍♢

地点:黑府门外
出场人物:黑香菱,路人ABCD
        路人A:你听说了吗,封家的少爷要娶齐家的小姐了。
        路人B:听说了听说了,真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一对。
        路人C:(疑惑)可是我怎么听说封少爷喜欢的是黑家那丫头啊?
        路人D:估计是看人家丫头瞎了眼就移情别恋了呗,啧啧,可怜了菱丫头哟,唉。

(香菱突然推开门)
        黑香菱:(声音颤抖)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路人D:(尴尬)啊,菱丫头你在啊。假的假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哈哈,他们随口胡诌的,你别放在心上。
        黑香菱:(脸色苍白)真的吗?
        路人D:(眼神飘忽)当然是真的,你还不信叔吗。你看该到饭点了,你婶婶也应该做好饭了,那叔就回家了啊,菱丫头你好好养眼睛。
        路人B:(慌张)我家应该也已经做饭了,走了啊。
        路人C:(急忙应和)对对,是该回家了。
                          ——第五幕end

【日常】关于赶作业

  关于赶作业
      凌晨两点半,封银沙还没睡觉。什么?你问他在干嘛啊。身为学生半夜不睡觉的原因从来只有一个——赶作业。咱们的大一新生封银沙童鞋整个周末都在陪香菱逛街,论文那自然是一笔没动,只好半夜赶咯。
      香菱半夜口渴出来找水喝,看见封银沙屋里还亮着灯就过去看了看。
      香菱一只手拿着水杯一只手推开了门,“银沙,你怎么还没睡啊?”
      正在奋笔疾书的封银沙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眼,“哦,是香菱啊,我论文还没写完,一会写完了就睡。”
      香菱凑到封银沙跟前看了看桌子上的论文,“银沙,你在写什么啊?”
      “《论国产动画能否崛起》。”
      “哈?”香菱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封银沙写的论文是什么意思,“很难写吗?要不你教我怎么写,我帮你?”
      “没事,就还差一个收尾而已,香菱你回去睡觉吧。”
      “那我回去睡觉了,银沙你也早点睡,老熬夜对身体不好,那,晚安。”
      “嗯,晚安。”
      香菱轻轻把门带上,回了自己房间,身后,封银沙的房间从门缝里发出微弱的光亮。
(PS:我们的封童鞋在凌晨三点终于写完作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